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6

陳泓盛(資料圖) 中新網泉州12月31日電(張立建)31日,福建泉州首位中國象棋大師陳泓盛回到家鄉,應邀參加“泉州農商銀行杯”泉州市直機關迎新春象棋比賽的“1對30車輪戰”暨愛心助學活動。作為一名“90後”的大師,陳泓盛的成才故事也被大家津津樂道。   陳泓盛出生於1992年,系惠安人。早在2011年,年僅19歲的他就榮獲“國家象棋大師”稱號,成為泉州首位“大師”,同時也打破福建省十餘年未再現“大師”的局面。 陳泓盛告訴記者,他在六七歲的時候,恰逢鄰居有人下棋,就經常鑽進人群裡觀看,回家還順帶撿了幾塊石頭默默練習,之後父母發現了他的天賦,便經常帶他找當地的老師傅學棋,從此逐步走上了學棋之路。 “後來去泉州師院附小參加少兒比賽,拿了名次並獲得特招入學,此後有許多老師教我下棋,給予了很多幫助。”陳泓盛說,小學期間他獲得老師不少的“特殊照顧” ,不僅學業沒落下,棋藝也飛速進步,接連在像棋比賽上披荊斬棘。   2011年,陳泓盛到江蘇參加第46屆全國象棋個人錦標賽,並榮獲“中國象棋大師”稱號。陳泓盛坦言,獲得這個稱號自然是十分高興,但是並沒有給自己的心態帶來太多變化,還應該多與頂尖高手對弈學習。   對於陳泓盛而言,將象棋從“興趣”昇華到“專業”,一路走來也充滿了些許“傳奇色彩”。陳泓盛表示,象棋在泉州日漸受歡迎,對熱愛象棋的學生來說,“希望他們能從中得到樂趣,而不僅僅是作為一個才藝在學習。當然,不管是讀書或者下棋,專注是比較重要的,認真才能事半功倍,學東西才快。”   “讀書和下棋並不矛盾,相反還能互相促進,互相補益。”陳泓盛認為,泉州附小棋隊象棋選手有很多學習成績都很好,甚至有幾個還拿過高考狀元。 “我相信這個與他們從小長期受到像棋思維鍛煉是分不開的。” “現在廣東,江蘇很多地方象棋進入課堂教育已經開展得很好,也成為了當地教育的一個亮點。希望有更多的學校能以泉州師院附小為榜樣,讓象棋進入到課堂中。”關於象棋進課堂的教育模式,陳泓盛如是說。 (完)
Read More

王天一繼續排名第一         新浪體育訊  日前,中國象棋協會公佈了截止至2016年12月30日的中國象棋棋手等級分統計,男子排名中,王天一繼續排名榜首,鄭惟桐緊隨其後,許銀川位列第三。趙鑫鑫、洪智、呂欽、汪洋、孟辰、謝靖、趙國榮排名四至十位。北京隊名將蔣川暫列第11。   有個細節值得一提,在等級分顯示的資料中,王天一註冊的單位是杭州。今年象甲王天一因為與廣西隊的欠薪事件,被迫棄賽一年,欠薪事件幾度開庭審判,但都沒有太大的實質性進展。不過王天一的註冊單位既然更為杭州隊,那麼他明年將很有可能脫離廣西隊獲得自由身,從而代表杭州隊參加2017年的象甲聯賽。   凡屬在2017年1月1日至5月31日舉辦的有關比賽,將按照這個等級分確定和參考種子棋手名單。以下是詳細排名
Read More

古代女子象棋 在我國古代,女子愛下象棋的較少,這當然與封建社會裡對女子有種種限制有關。但是,在帝王將相、達官貴人之家,仍然有女子愛好像棋的傳聞。 唐代,女皇帝武則天就是個像棋迷。據《梁公九諫》說,武則天有一天睡至三更,得了一夢,夢見自己與大羅天女對下象棋,局中有棋子,旋即被打將,頻頻輸給天女,後來突然驚醒。第二天上朝,問各大臣,這夢是什麼意思?宰相向她解釋說,太子盧陵王貶房州千里,是即局中有子,不得其位。遂感此夢,立盧陵王為儲君。另據《記纂淵海》載,武后曾自製大勝局,形狀和雙陸相似。在唐代與雙陸相似的棋局,只有像棋,難怪武后連做夢也在下象棋,足見她用心之重。清人李汝珍在《鏡花緣》小說第七十四回中專寫唐代女子像棋,題名為“下象棋諧語故事”。儘管反映的象棋制度是清代的,但它說明《鏡花緣》的作者認為武則天所在的唐代已有像棋。 宋徽宗趙佶深通百藝,琴、棋、書、畫、踢球,無所不能。在他的提倡下,當時宋朝的宮廷中盛行象棋,一些宮娥嬪妃也愛下象棋。在宋徽宗御製的《宣和宮詞》中,有首“詠象戲”詩,有“玉容相對暖移聲”句。另外,由直秘閣周彥質作的《宮詞》中,有“象戲宮娥共雅歡,團團犀玉布牙盤”句,說的都是宮廷中女子下象棋的情景。 南宋女詞人李清照多才多藝,工書善畫,通曉音樂,又精於博弈及各種遊藝。她愛好像棋,據她自己說,是因為像棋有出入用奇之妙。她編寫的《打馬圖經》一書中收入打馬、象棋兩用的棋盤,證明她對象棋的喜歡。 南宋君王南渡前後,象棋活動在女子中間逐漸興盛,從宮廷到民間,都有一些女性參與這項家喻戶曉的活動,從這一時期一些文人描寫女子下棋的詩詞作品中可見一斑。 福建莆田蔡伸(公元1088—1156年)所作《友古居士詞》中有《臨江仙》一闋: 簾幕深深清晝永,玉人不耐春寒。鏤牙棋子縷金圓。象盤雅戲,相對小窗前。隔打直行尖曲路,教人費盡機關。局中勝負定誰偏,饒伊使倖,畢竟我贏先。 這首詞中的隔打直行尖曲路一句明顯指的是像棋。從詞中所述的精美棋具來看,這是描寫一對貴族青年夫婦下象棋的情景。儘管那位玉人的棋藝水平不高,只不過是藉下象棋消磨時光而已,但可說明當時某些家庭中女子對象棋的愛好。 安徽宣城周紫芝(公元1082—?年),亦有《阮郎歸》詞云:“月櫺〔líng〕孤影照嬋娟,閒臨小玉盤。棗花金釧出纖纖,棋聲敲夜寒。 ”從“棗花金釧”一語看,所詠無疑是女子棋事。其中“小玉盤”,證諸宋徽宗“白檀象戲小盤平”的詩句,此處當指象棋盤。 再如,向子諲〔yīn〕 (公元1085—1152年)的《酒邊詞》寫到一位女性趙總憐,說她能下棋、寫字、分茶、彈琴;謝無逸(公元?—1113年)的《南鄉子》描寫一位出色女棋手“淺色染春衣,衣上雙雙小雁飛。袖卷藕絲寒玉瘦,彈棋,贏得尊前酒一卮”。以上這兩首詞均未言明她們玩的是何種棋,但無疑有一部分女子是精於象棋的。 值得指出的是,南宋時的棋待詔沈姑姑出入宮廷,陪孝宗皇帝等下象棋,教宮娥學象棋,是當時女子像棋手中的傑出代表。在南宋10名象棋待詔中,沈姑姑是唯一的女性,也是歷史上最早任棋待詔的女子棋手。古代女子下象棋,能夠達到這樣高的技術等級和棋藝水平,實在是絕無僅有的了。 尤其應當指出的是,女子像棋活動在明代有新的發展。在《金瓶梅詞話》這部明代著名的古典小說中,有許多回描寫西門慶的妻妾奴婢、侍女歌妓下象棋和玩雙陸的故事情景。雖說小說本身寫的是南宋的故事,但它從一個側面也反映了在作者本身所處的明代,象棋已經成為某些女子家庭生活的一個內容。 清代時,女子下象棋不但被寫入小說中,而且還被寫入某些彈詞之中。最著名的莫過於木魚書第九才子書《二荷花史》。木魚書是廣東的地方彈詞,在晚明時已開始流行,至清中葉蔚成大觀。 《二荷花史》是一部用廣州話創作的通俗文學名著。它寫羊城才子白蓮,雖窮愁潦倒,但風流倜儻,欲自擇佳偶。一日他男扮女裝外出訪艷,化名賣珠姑娘探芳,避雨“艷齋”,突然聽到“將將”的聲音,透過簾子內望,原來是名妓紅香和紫玉正在閒對象棋。以下是《二荷花史》中的一段詞: 舉步即時返去睇,只見棋中車馬正匆忙。 士卒紛紛來又往,棋子敲殘有幾雙。 著來急是交關處,探芳其時到身旁。 紫玉舉頭忙便問:阿姐誰家女嬌娘? 語完遂又將棋著,嚦嚦聲飛雜雨長。…
Read More

自古以來,中國象棋與名人就結下了不解之緣。儘管他們所處的時代不同,專長各異,甚至政治觀點相悖,但他們卻有一個最基本的共同點,那就是--都深愛著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尤其是被譽為“四大藝術”的琴、棋、書、畫。舉世共仰的周恩來總理就曾對知識分子說過這樣一句話:“琴棋書畫都要會一點,要成為通才”。 中國象棋做為四大藝術之一,自然有其獨特的藝術魅力與文化內涵。由於棋弈對智力,意志和思維方面的促進作用,故科學家認為,它是人類創造活動過程的一個縮影;是集娛樂、體育、智育、藝術與科學之大成的高尚活動。即為高雅藝術,自然成為帝王將相、文人學士與墨客騷人喜愛的項目。 唐代,由於唐太宗李世民為倡導“象戲”,武則天推而廣之。 “當時社會風尚十分重視弈棋,文人學士會不會弈棋及其水平高低都與他在社會上的地位有一定關係”。故唐宋八大家人人善弈,其中白居易頗為自負,曾有“棋罷嫌無敵,詩成愧在前”之感嘆!名臣狄仁傑,以棋局釋政局,首開棋為政治服務之先河。唐相牛僧儒,夢“金戈鐵馬,銅枰滿床”,其扎記《玄怪錄》為研究象棋史留下珍貴的借鑒資料。比唐更早的北周武帝對“象戲”更是欣賞,特命驃騎大將軍,著名文學家庚信撰寫《象戲賦》,擴大宣傳。宋朝開國皇帝趙匡胤更是一位象棋迷。他下棋輸華山的故事家喻戶曉,而且重信諾,不僅賜華山陳摶,同時“免華山附近黎庶之徵徭近三百年”。因下棋而使廣大百姓長期免稅,此舉古今罕見。在他的影響下,宋朝湧現出一大批象棋愛好者,如王安石、秦少游、劉克莊、李清照、葉潛仲等。其中文學家洪邁撰寫《棋經論》,成為早期的象棋理論家。 曾編篡《資治通鑑》的史學家司馬光對象棋大膽革新,發明“廣象棋”,在中國象棋史上有一定影響。著名學者陳元靚撰寫的《事林廣記》,更是我國早期的象棋譜。著名詩人葉潛仲據說棋藝水平很高,劉克莊稱讚他“縱未及國手,其高亦無對”。更值得一提的是南宋時期的民族英雄文天祥。人們只知道他留下的《正氣歌》和“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鏗鏘名句,卻很少知道他還是一位棋藝水平相當精湛的象棋專家。他“行弈決勝負,愈負愈樂,忘日早暮”。可見興趣之濃。他在詩中多次流露出對象棋的濃厚感情,“客來不必籠中羽,我愛無如桔裡枰”。他還善弈盲棋,應該說,在中國象棋史上,盲棋第一人非他莫屬。誰能想到,文天祥還是排局能手。被俘後仍未忘情象棋,曾精心製作過40多個像棋排局,可惜僅有'單騎見虜“一局留傳下來。從此局的著法中不難看出其構思之奇妙不僅凝聚著聰明才智,同時也閃爍著作者勇敢頑強和不怕犧牲的大無畏精神。與歷代帝王相反,明朝朱元璋是堅決反對下棋的皇帝。但其子其孫卻是嗜棋如命的“高級棋迷”。這說明,象棋的藝術魅力是任何人也禁不了的。其子朱權不但下棋,還編寫棋譜。另一子明成祖朱棣在組織編篡《永樂大典》時,還命他們編入一卷《象棋》。其孫朱高幟(明仁宗)愛棋更甚,他與狀元曾子下棋興濃時,還賦詩助興,互相唱和,這裡節錄兩句。曾子曰:“兩軍對敵立雙營,坐運神機決死生”。明仁宗曰:“等閒識得軍情事,一著功成見太平”。可知雅興不淺。 帝王如此愛棋,老百姓呢? 明朝學者楊慎(《三國演義》開卷詞作者)在其著作《丹紹雜錄》介紹象棋“芸夫牧堅,俄傾可解”。足以說明象棋在人民群眾中的普及性。一生富有傳奇色彩的著名畫家兼文學家唐伯虎,也是一位象棋迷,曾留下不少弈棋詩。按說,清朝的帝王對象棋藝術該是比較陌生的。然而,他們也還是禁不住誘惑,很快就被象棋征服了。譬如,乾隆皇帝既是戲迷,又是棋迷,而且一旦擺上棋就不肯再去看戲。 總之,象棋在明清時期有著長足發展,特別表現在文化理論上。誇張點說,明清時期的社會名流大部與象棋有瓜葛。大家熟悉的小說家,文學家如馮夢龍、凌蒙初,吳承恩等,在他們的著作中,你可以找到不少弈棋詩作。曾官拜東閣大學士的著名書法家劉墉(劉羅鍋)寫過一首非常形象的《詠象棋》七律。有嘉靖“八才子”之稱的太常寺少卿李開先因抨擊朝政,被罷官為民。從此開始詩文散曲等通俗文藝創作,唯一調節生活的便是下棋,而且水平很高。他給朋友的詩中這樣寫:“我愛敲棋君善飲,人稱豪客與閒仙。”他“敲棋編曲、競日無休”,常以此為樂。康熙年間,曾編寫《梅花譜》的作者王再越,一生不求名利,為人剛直不阿,常常藉棋喻世,時有點睛之筆。請看此詞:“嘆英雄,勤勳立業類枰場;看世情,爭先鞏後似棋忙。”風流名士紀曉嵐,曾為一幅《八仙對弈圖》題詩,其中有這樣兩句:“局中局外兩沉吟,猶是人間勝負心。”意思是說,神仙都免不了好勝之心,況凡人乎!就以'“八仙”'中的純陽真人呂洞賓為例,身雖離紅塵,卻仍嚮往著“教著殘棋山月曉,一聲長嘯海天秋”的精神生活。 到了近代,隨著列強侵入,國家戰亂,許多文藝項目消聲匿跡。唯獨象棋依然出現,只不過形式不同罷了。一些名士的憤世之詞也少不了棋的內容。 “政怨桑田會成海,豈直長安嗟如弈”-這是梁啟超的心聲。你聽過象棋救國嗎?這是百歲棋王謝俠遜的真實故事。青年時代,他用排局諷刺腐敗的滿清政府,譏諷袁世凱稱帝,抗議喪權辱國條約等。辛亥革命成功,他又以排局形式祝賀,並在旁題寫了“匹夫倡義武昌城,掃盡鯨鯢草木驚”的詩句。為了給抗日鬥爭募捐資金,他頻頻下南洋比賽和訪問……總之,謝俠遜對中國象棋事業的貢獻良多,限於篇幅,就不細表了。馬倥傯,許多將軍常有棋具伴身,不僅方便易帶,更主要的是可以啟靈智,消沉悶,穩軍心。其中最典型的代表要數左宗堂和陳毅了。象棋還可以是聯繫群眾的橋樑。劉少奇當年化名胡服在敵占區開展工作時,曾以棋為橋,消除對方戒心,進而達到了解敵情的效果。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締造者毛澤東、周恩來、朱德、董必武、彭德懷、鄧小平……都喜歡並支持象棋活動。而有誰曾想到,年青時的蔣介石居然寫過這樣一首詩:“茫茫龍漢到今時,百折難逃一局棋。殺馬回車從此始,萬方同慨更何之。”如果不諳棋道,寫得出來嗎? 從以上種種,不難看出象棋的感染力極強。一旦沾身,如影隨形,很難擺脫。而不管哪一類的名人。道家,儒者,隱士或帝王將相,騷人墨客……他們和棋都有這樣和那樣的緣份和感情。古人曾以“忘食,忘寢、忘憂”形容之。更有甚者,有人還寫下如此詞句:“若無翰墨棋酒,不必定作人身。”雖然稍嫌過激,但立意不差,無非勸人們多點文化情趣與豪邁性格罷了。而真正深諳棋道的人對象棋的勝負心大都較淡,追求的是以棋會友,陶冶情操,勝了呵呵一笑,敗了擺上再來。呵,端的魏晉高品的風骨,有成為名人的潛質哦!也應了東坡居士的話:、“勝固欣然,敗亦可喜”。日從事於橘中之樂,不減商山矣!
Read More

特級大師鄭惟桐 歷時三天的“中國體育彩票超級大樂透杯”第四屆四川省業餘象棋聯賽於2016年12月25日落下帷幕。來自全省各市、地、州、縣的16支隊伍經過七輪鏖戰,由趙攀偉、陳柳剛、曾啟全、李曉成,丁仁翔五名隊員組成的超豪華陣容隊伍成都溫江君強建築隊榮登榜首,摘得頭籌。 由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棋牌協會負責人郭躍輝夫婦率領的,有綿陽棋王張華明、廣東象棋網名人網名炮馬爭雄三百年現居都江堰的湘籍棋手李承鵬、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青年才俊董奇博士、綿陽中學生周佳佳和我組成的科學城代表隊由於戰績欠佳,位處下游。 12月24日下午,大賽休賽半天,在成都龍翔通迅城舉行了“中國體育彩票超級大樂透杯”成都市全民健身象棋擂台賽。今年的擂台賽分為三關,兩屆全國個人賽冠軍得主、世界棋王、特級大師鄭惟桐依然是當仁不讓的擂主,第一關則由郭瑞霞、梁妍婷、郎祺琪、張琳、許文章、曾東平、張華明、馮金貴、郎中、翟理、宋子瞻、李靜瀾、閔仁等棋手迎敵,第二關由李艾東、李少庚、孫浩宇、武俊強、楊輝、趙攀偉等大師高手候戰。來自全國各地的六十餘名高手參加了攻擂,其中十三名選手攻破第一關,僅來自雙流的王晟強攻破第二關,來到由世界棋王鄭帷桐守護的第三關城下。 由於時間關係,王晟強對鄭帷桐的攻擂戰確定在12月25日下午三點半在成都棋院舉行。這裡向大家簡單介紹王晟強先負鄭帷桐的這盤精彩的攻擂之戰。
Read More

王天一 象棋全國等級分第一、被稱為“象棋第一人”的特級大師王天一討薪案28日在廣西南寧再次審理。不過在庭審之後仍然沒有當庭做出裁決。 2015年,廣西跨世紀集團贊助廣西象甲隊,並且高薪聘請王天一、王躍飛等國內超一流棋手組成豪華陣容,並在當年如願拿到像甲聯賽冠軍。不過,在第二年的聯賽之前廣西隊突然放棄聯賽報名資格,導致數名棋手無法參加聯賽。隨後,王天一和王躍飛在今年6月聯手將廣西跨世紀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告上法院,原因是嚴重拖欠工資、獎金等違約行為。 案件於8月開庭,但沒有當庭宣判。隨後案件一直拖了近半年之久,直到28日才再次開庭。王天一將此案全權委託給律師處理,因此沒有出現在法庭上。 對於這次庭審的結果,王天一透露,法庭仍未當庭宣判,並要求雙方整理資料。王天一表示他做好了打持久戰的心理準備。他還說,明年的聯賽他可以正常參加,但目前還沒有和意向的俱樂部簽訂最後的合同。
Read More

2016年7月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建黨九十五週年大會的講話中連續講到八個方面堅持不忘初心,繼續前進的問題。在像棋事業中,初心是什麼?就是享受象棋這項愛好給我們帶來的純粹質樸的快樂,初心就是“求棋趣、知棋德、交棋友、尋棋樂”。所謂初心是最初的理想和準則,在經歷風雨的捶打和歲月的洗練後是否能夠我心依舊,我心依舊就是能夠堅持最初的那顆本心,即善良、真誠、無邪和進取之心,這種心能懂得感恩,能看清人生與自身,亦易於接受真理。 象棋是世界上最古老、最廣泛的棋類運動,是中華文化的精粹,是中華民族乃至全人類的寶貴文化遺產。小時候,在父親的影響下,我學會了下象棋,不但自己學會,還教許多同伴學會下象棋,是班上的常勝將軍。馬走日,像走田,馬蹩腳不能走,像不能過河界,炮翻山打,車走直線,兵只能向前走,不能後退走,卒子過河當車用。三十二枚棋子,九十個交叉點,各除以二,隔一條“楚河漢界”,一邊紅軍,一邊黑軍,兩軍對壘,就組成一個世界,有聲有色,令人神往,著魔、痴迷,這就是像棋。 象棋就這樣陪伴我整個兒童和青春期,上大學後,我的象棋水平已經蠻厲害了,大三時我當選學校棋牌協會的會長。當時協會會員就有150多人,平時我也組織一些象棋比賽,也搞些培訓活動。當時網絡不像現在那麼發達,也不懂在網上下棋。現在工作了,經常上網下棋。有時周末也約一些棋友到家裡博弈,對弈品茗,人生幾何,“棋樂融融”也。 不忘象棋初心。我覺得像棋作為業餘愛好,還是有不少好處,首先,你可以排遣無聊、寂寞;其次,可以益智健腦,靈活思維;再則,可以陶冶情操,廣交朋友,一般通過下棋交的朋友,會平等相交,好說話,棋力相差過大就不一定了;下棋作為一種愛好,總比打麻將、打牌好得多,作不了弊,玩好了參加比賽還可以得獎;可以作為運動員,升學加分;最後,下棋對於小孩子的智力開發也會起到一定的作用。 作為傳統益智遊戲的象棋在我國有著悠久的歷史,它起源於先秦時期,發展於唐代(相傳牛僧孺所製),定型於北宋,盛行於明清,由於用具簡單,趣味性強,成為流行極為廣泛的棋藝活動。我國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周恩來、朱德、彭德懷、董必武、賀龍等同志都非常喜歡下象棋。據統計,中國有超過8000萬人會下象棋。 2006年5月20日,象棋經國務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隨著亞洲象棋聯合會(1978年11月23日於馬來西亞沙撈越古晉市成立,目前有17個會員國)和世界象棋聯合會(1993年4月6日於北京成立,目前有20個會員國)的相繼成立,象棋在國際上的地位日趨明顯。 2010年11月廣州亞運會、2008年10月北京首屆世界智力運動會、2012年8月第二屆世界智力運動會(法國里爾)、三屆世界智力精英運動會(2011年、2012年、2014年的12月—北京)均把象棋納入正式比賽項目之一。世界象棋文化之都——河南滎陽市打造的中國象棋文化節、亞洲象棋(個人)錦標賽暨首屆亞洲象棋嘉年華會活動受到海內外國家的廣泛關注。目前,在歐洲、美洲、大洋洲、亞洲等20多個國家和地區,都有像棋協會或組織,開展象棋活動異常活躍。 如今,在國內,象棋比賽更是層出不窮、琳瑯滿目。全國象棋甲級聯賽、全國象棋(個人)錦標賽、“碧桂園盃”全國象棋冠軍邀請賽、“財神杯”象棋電視快棋賽、“淮陰·韓信杯”象棋國際名人賽、“句容•茅山盃”全國象棋冠軍邀請賽、“溫嶺•長嶼硐天杯”全國象棋國手賽、“磐安偉業杯”全國象棋公開賽、“楊官璘杯”全國象棋公開賽、“威凱杯”全國象棋等級賽、”淨月杯“象棋全國冠軍南北對抗賽、 “高港杯”全國象棋青年大師賽、全國象棋青年精英賽等眾多賽事每年都如約而至,給廣大棋迷帶來視覺上的饕餮盛宴。 不記得是誰先提出來“人生如棋”的觀點,而每次下一盤棋都讓我深刻地感受感悟到:下好一盤棋不容易,走好人生每一步是關鍵,棋諺說得好:“一著不慎,滿盤皆輸”。 只有不忘象棋初心,我們才能擁抱明天。愛好棋藝的朋友們,不要讓忙碌的快節奏生活干擾我們的人生旅程,內心感到壓抑時,不妨也給心情放個假,和棋逢對手的棋友殺上幾盤吧,輕輕鬆鬆自己的心情,豐富業餘文體活動——樂在棋中,棋樂無窮。 (李東軍(國家級裁判))
Read More

大師表演賽現場 2016年全國網絡智力運動會(下稱“網智會”)線上持續酣戰,為促進傳統棋牌文化推廣、吸引更多智力運動愛好者參與到棋牌運動賽事中,12月27日,咪咕公司於咪咕咖啡北京西單店主辦了一場圍繞象棋盲棋賽事展開的“雪花•2016全國網絡智力運動會大師表演賽”,象棋特級國際大師蔣川以“1V5”形式接受挑戰。現場,中國體育總局棋牌運動管理中心眾多領導與嘉賓出席,咪咕文化科技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顏忠偉出席本場表演賽,並參與現場互動環節。 現場           盲棋指下棋人不用眼睛看棋盤而下的棋,作為一種難度極高的傳統象棋競技方式,盲棋因兼具高觀賞性、趣味性而受到像棋愛好者歡迎。比賽過程中由唱棋人擔任“眼睛”和“手”的角色,為下棋人報棋並替其執行落子。因此,盲棋對下棋人提出了記憶力和空間構思能力上的巨大挑戰。而本次大師表演賽嘉賓蔣川,曾在2013年打破盲棋世界紀錄,被稱為盲棋界的“最強大腦”。 來到活動現場參賽的8位象棋運動的愛好者是主辦方從眾多報名者中精心挑選的:第一台,環保部象棋賽冠軍張武義;第二台,美女畫家孫天驕和遼寧省象棋高手於磊組合;第三台,世界象棋公開賽女子組季軍陳雅文和知名企業家滕榮利組合;第四台,人氣美女棋手潘貞宇和北京業餘豪強張潔組合;第五台,北京業餘象棋好手呂山。 大師表演賽現場挑戰中 賽事開始後,向蔣川同時發起“圍攻”的高手們組成5盤棋局,將像棋“男女混雙”及“一對一”的挑戰相結合:兩盤各有一人執棋,另三盤為男女兩人混合執棋,不僅增加了賽事的比拼難度,同時也加強了盲棋賽事的觀賞性。其中,第一台棋上的高手更是憑藉高超棋藝步步為營、一度看到勝利的曙光,卻被蔣川艱難頂和。最終,蔣川以三勝二和結束了本次比賽。賽后,蔣川稱讚來到大師表演賽現場的象棋選手們各個實力非凡且發揮穩定,為本場賽事提供了頗多看點。   激烈賽事吸引到許多象棋愛好者圍觀,賽事現場聚集了大量觀眾。主辦方在咪咕咖啡館一層增設大屏直播,供因現場席位有限而未能入場的愛好者們近距離觀戰。此外,賽事僅通過咪咕直播所獲得的收看量便突破40萬人次。 咪咕咖啡館內大屏直播   象棋作為一項中國傳統棋牌運動,因棋具簡單、趣味性與競技性強而在國內擁有大量愛好者,其中不乏許多民間棋牌高手。 2016網智會賽事主辦方欲借助此次大師表演賽進一步弘揚傳統棋牌文化、吸引更多棋牌運動愛好者參與智力運動,推動“全民健身”的國家戰略的落實;並通過開展2016網智會“五棋一牌”項目在線參賽及考試途徑,為更多參賽選手提供獲取國家等級認證的機會,推動互聯網+棋牌的發展,讓更多人可便捷參與棋牌賽事,感受棋牌文化的魅力。
Read More

新浪遊戲訊 從12月15日至22日,「智慧的力量」2016年騰訊棋牌年度盛典在三亞正式開幕。整體盛典活動將持續8天,12月20日,在騰訊棋牌年度盛典上記者對騰訊象棋錦標賽選手王鏗進行了採訪,下邊一起來看看現場採訪記錄吧。   >>>>騰訊棋牌年度盛典2016   主持人:首先請您自我介紹一下。   王鏗:大家好,我是來自上海財經大學大二學生王鏗,是一名象棋特長生。 記者:這是您第幾次來參加比賽?覺得今年和去年比賽有什麼區別? 王鏗:我今年是第一次參加,今年跟去年不同的地方可能是時間上有不同的地方,還有就是多了一個高校組,我覺得增加這個高校組對象棋推廣有著非常大的推動作用。因為畢竟現在像棋屬於老齡化發展,應該往年輕人的發展方向驅動。   記者:在你下象棋的過程中,你是財經大學的學生,你覺得對於你的專業有什麼幫助嗎?   王鏗:學象棋對思維能力是有很大的提高,數學方面需要很大的進步,我覺得兩者並不衝突,而且下象棋對學習有很大的幫助。   記者:你周圍的同學和朋友會不會羨慕你拿了這麼多的冠軍或者說經常去比賽?   王鏗:有些人還是會羨慕的。   記者:象棋比賽中女棋手還是比較少的,是什麼原因讓你熱衷於象棋,然後你有什麼特別的故事分享給我們? 王鏗:我小時候學象棋是興趣班開始學的,喜歡象棋是因為可以在像棋中感受到勝利的喜悅,也可以從一盤棋當中看出對手當時的心理狀態,可以看出對手的個性,我覺得能在一盤棋中能夠看出對手是一個怎樣的人,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所以我喜歡下象棋。 記者:我自己從小也下象棋,我會覺得其實下象棋的過程中,年紀會是一個比較大的問題,可能年紀比較長的選手經驗比較多,比如像你年紀很小,你這麼小的年紀,你覺得年齡是你的障礙還是優勢?   王鏗:我覺得年齡不是問題。   記者:比如剛剛的冠亞軍,他們比你稍微年長一點,他們是更加有經驗,還是你覺得在思維上,你比他們更活躍?   王鏗:我覺得他們練棋練的時間久一點,比我們老練,思維的話我覺得年輕人更有挑戰性的思維。   主持人:謝謝王鏗接受我們的採訪。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