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棋人棋事

全國象棋業餘棋王賽如今火熱的進行著,各區棋王也風起雲湧的出現,今天我們聯繫到了山西龍城站賽區的棋王宋佔明先生,並進行了採訪,今天就來看看,棋王是怎麼煉成的~   Q: 先和大家介紹一下自己吧 A: 大家好,我叫宋佔明,山西大同市一個自由職業人,平時最大的愛好就是下棋。   Q:你是在哪裡得知的參賽消息進而報名參賽的呢? A:我們縣城有自己的棋牌協會,通過協會組織參賽的 Q:您是抱著什麼心態來的呢? A:我覺得棋如人生,下棋就如做人,下好棋做好人 Q:親戚朋友除了你還有其他人參賽嗎?名次怎麼樣? A:協會裡面去了我們四個人,其他人的成績還行,都在中間吧,20~30名左右 Q:象棋下的這麼好,請問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象棋的呢? A:我從12歲開始學棋 Q:您是自學還是進入專業機構學習呢? A:我是自學的,沒事了在街上下棋 Q:自學成才這麼利害~你在本次比賽中獲得了比較好的名次,請問你平時都怎麼練習象棋呢? A:網上看大師下棋,手機上看視頻,街上和高手下棋 Q:您平時喜歡哪位象棋大師呢?為什麼喜歡呢? A:我最喜歡呂欽大師,因為呂欽大師的棋膽大心細,走的棋又快 Q:您取得這麼好的名次,一定也是對象棋有獨到的見解,您有什麼建議或者小竅門可以送給廣大的棋迷朋友嗎?…
Read More

關於小時候 誰都有青春年少的時候,誰都喜歡青春年少的滋味。但並不一定所有青春年少的孩子都是陽光積極的,而時鳳蘭,是一個正值青春年少,又充滿著陽光和活力的姑娘。 大師大師,這大師一叫出來,聽著就覺得有架子。約她採訪的時候,挺戰戰兢兢,搞得她也有點兒緊張,一個勁兒的跟我說不要太正式,閒聊就好。我求之不得。但不知怎的,剛開始的兩句氣氛還是一下子緊張了起來,說起來聽著跟背教科書似的,全是老套路。我趕緊叫了停,我說這不行,咱不說好要聊天嗎?怎麼變成背書了?姑娘一下子樂了,說:“那我就看著隨性答。”那股子勁兒,爽快的我都樂了。真正的大師就在於沒有一點兒大師的架子,這姑娘小小年紀,能做到這點真挺不容易。 剛剛開始無論是採訪的我,還是被採訪的她,都在努力適應彼此的節奏。我雖然不是第一次和她溝通,正式坐下來談談她自己的事情倒還真是頭一次。為了能給聽眾帶來棋手最自然的狀態,我最先問起她小時候的事。估計是玩高智商的人腦子比常人好使,小時候條條框框記得特清楚。小時候跟街邊和公園下棋,一大群大爺大媽圍著看。我問她緊張麼,她笑笑說不緊張,就想著下棋了。我一想也是,當時滿心滿眼撲在棋上,哪兒還管的了里三層外三層圍觀的人。這姑娘從小就是個專注而認真的人。 談她小時候,基本上沒離開過她的父親。話裡話外都透著親近,她是真的感謝她的父親。沒有她的父親,沒有今天的時鳳蘭。都說父愛如山,一個大男人,費盡心思護著女兒幼小的自尊心,讓她既想往上走,又不會太打擊她的自信心。一步一步不急不緩,穩步前進著。如今女兒出落的落落大方,骨子裡透著股自信,該是多大的驕傲。這樣的父親,姑娘每每說起,隔著聽筒都能聽出滿溢的感情。 她也追星,跟普通小孩沒太大區別。小時候見著崇拜的大師,也激動的不能自已,現在說起來情緒都高漲。想想那都是青蔥歲月裡的偶像,不知道激勵了自己多少次,奮發向上。姑娘一句:“如果那上面的人是我該有多好。”這話聽上去讓人忍俊不禁,再細想想,如今那雜誌上的人,真的換成了她自己。小時候我們一口一句的想成為誰誰誰,有幾個真的實現了?如今這個姑娘年紀輕輕就真的實現了。 (未完待續)
Read More

全國象棋甲級聯賽深圳站6輪比賽在岼山新區舉行,在賽場與棋手下榻的金貿園大酒店附近有一個郊野公園——燕子嶺公園,比賽在下午進行,上午許銀川會去登山。我今天在路上偶遇許銀川,於是跟他閒聊起來,話題自然離不開世界杯足球賽期間爆出的大新聞——許銀川辭去廣州棋院副院長一職,離開體製成為自由人。 問:為何突然辭掉棋院副院長一職? 答:希望能做一個純粹的棋手 這一新聞因發生在世界杯期間而被忽略,但在棋界和廣東棋迷中引起了很大的反響。許銀川2011年從廣東象棋隊調到廣州棋院,先是擔任棋院領隊一職作為過渡,隨後很快便被提拔為棋院副院長。但幾年過去卻突然辭職,許銀川當時的解釋是,自己並不擅長行政工作,因此辭職,希望可以做一個純粹的棋手,今後還能有更大的發展空間。 其實,很多棋迷都認為許銀川的辭職不只是這一原因,許銀川告訴我,他不希望糾纏於追究真相,他更希望棋迷與媒體更關注他對自己人生選擇的思考。許銀川說,人事上的變化只是導致他突然辭職的一個契機,但實際上,他在擔任廣州棋院副院長一職時就已一直在考慮自己今後的走向,自己真的適合行政管理工作嗎?如果按這條路走下去,自己不也就變成另一個呂欽了嗎?難道這就是自己將來的人生?就按師兄呂欽這條道走下去?顯然,這是許銀川一直思考的問題。 我十分欣賞許銀川這一姿態,事實上,廣大棋迷都很想知道,許銀川在辭職後這段時間的感受以及他今後的打算。許銀川表示,辭職後覺得一身輕鬆,有一種從樊籠脫逃獲得自由的感覺。他說自己還未確定要做什麼人生規劃,先調整一下再作打算。意思是,他要參加完今年的聯賽,看一下自己的棋藝和狀態如何,然後再進行規劃。他透露,未來有幾個方向,一是繼續以棋手的身份參加各種比賽,二是當教練,三是創辦自己的棋校,轉向象棋培訓。雖然離開了體制,但許銀川有一點沒有變,就是仍然為象棋而工作。談到辭職的得失,許銀川說,官場中人認為他辭去廣州棋院副院長一職是虧了,但官場之外的人則無不叫好,認為他出來闖蕩江湖,天地更廣闊了。 問:須代表廣東隊打滿5年比賽? 答:有其他隊邀請會重新選擇 今年39歲的許銀川是目前在役的奪得全國象棋冠軍次數最多的棋手,最近十幾年其等級分從未跌出前兩位,目前僅排在王天一之後。德藝雙馨的許銀川是中國象棋界的一面旗幟,他為人謙虛謹慎,從不忽悠,他離開體制,獲得了一片掌聲。許銀川2011年從廣東隊調去廣州棋院時,與廣東方面有一個協議,必須代表廣東象棋隊打滿5年比賽。對此,許銀川解釋說,那隻是一個口頭協議,並未形成文本,更重要的是,他現在已經離開體制,成為自由人,如果有地方以比廣東隊更優厚的待遇與條件邀請他加盟,他會重新作出選擇。他與呂欽就此問題已經進行了溝通。 江湖上有過傳聞,據說有熱愛象棋的官員與企業老闆表示會堅定地支持許銀川,甚至會讓許銀川組建一個像棋俱樂部征戰象棋甲級聯賽,這也是許銀川堅決辭職的底氣之一。我也趁此機會向許銀川本人求證, 對此,許銀川並未正面回應。他說:“一切都還早,再說,現在要組建一支棋手實力強大的隊伍也不是很現實,因為至今為止高水平的棋手基本上都在體制內,能夠轉會的可能性非常小,即使俱樂部背靠財大氣粗的房地產企業,有錢也買不到好棋手。”許銀川對自己未來的走向很低調,他說要有一段時間作為觀察和調整,看一下自己究竟適合向哪個方向發展。在一線比賽、當教練、創辦棋校這三者或者都可以有機地結合起來,本身並不矛盾。總之,離開體制後,他的天地反而更開闊了。
Read More

  “周莊杯”2016年兩岸四地象棋賽於北京時間4月24日下午在江蘇省昆山市周莊鎮圓滿閉幕。由黃學謙、陳強安、梁達民組成的香港象棋總會隊分別戰勝昆山象棋協會隊、中華腦力運動協會、澳門象棋總會隊以三連勝強勢奪冠。作為本次香港隊最年輕的大師也是一臺的主力棋手,黃學謙在賽後露出了開心的笑容,他說:“這個冠軍得益於隊友之間的配合,他們都很給力!”   黃學謙賽後總結:“這次我們隊的整體發揮還不錯,整個比賽我們三個都沒有輸過棋,我們三個人之間的關係都很不錯,在一起比賽配合也非常默契。”                                         …
Read More

鑒於今日廣西日報的報導“衛冕冠軍廣西隊失蹤”一文已廣為傳播,文中多次涉及本人且多有不實之處,對本人聲譽造成不良影響,特在此鄭重聲明以下幾點: 一。 文中提及“本人僅代表廣西參加象甲聯賽一項比賽,比協議約定的少了兩項賽事”。而實際情況則是在今年年初年度棋手註冊辦法出臺之後,本人就此事專門徵詢過贊助商廣西跨世紀集團的意見,希望在代表廣西參加聯賽的基礎上,可以繼續在廣西以外的單位註冊(原註冊地為成都)及參加聯賽以外的其他賽事。 由於在去年與跨世紀集團簽訂合同之時,雙方均將聯賽作為本協定的核心內容,因此集團董事長黃總認可了我的請求,並未對註冊一事加以阻礙。但在棋手註冊的過程中,廣西的有關負責人在未經我本人認可且不符合註冊辦法的情況下,單方面將我註冊廣西,因而出現了我在兩個單位同時註冊的怪像。依據相關規定,象棋部判定廣西的註冊無效,我才得以成為中國棋院杭州分院的註冊棋手並代表其參加本年度的全國團體錦標賽。所以本人作為乙方,是在獲得了甲方的許可後進行的註冊、參賽等一系列行為,並未構成違約。 二。 文中提及“廣西跨世紀隊放棄象甲資格的主要原因,是未能與王天一等就薪酬達成一致”,則依然與事實嚴重不符。在聯賽休賽期間,本人曾就新一年隊伍的人員構成、隊伍日常管理等諸多問題與贊助商緊密溝通,始終未能與廣西的有關負責人達成一致。由於廣西的聯賽參賽資格歸屬於自治區社體中心,而棋牌等專案由該負責人分管,因而報名問題一直擱置。在此期間,跨世紀集團從未提及我涉及違約行為或應重新調整薪酬等問題。 而在聯賽報名的最後一天(4月15日)上午,我接到此負責人的電話,提出我因存在違約行為,應該降低待遇,並且和體育局、跨世紀集團重新簽署一份三方的補充協定。我隨即就此事徵詢了跨世紀集團的意見,得知這一要求並非集團所提出,因而屬於其個人行為。所以在之後的通話中我對此要求予以拒絕,並最終在當晚得知了廣西跨世紀沒有報名參加象甲聯賽這一消息。由此可見,本報導記者在未充分瞭解事實的情況下,僅聽取一面之詞,便將廣西跨世紀放棄參賽資格的責任推諉於我,何其之草率。 為還原事情真實經過,故特此聲明,以正視聽。 王天一 2016年4月20日
Read More

女子特級大師郭莉萍(資料圖) 中國棋牌網訊近日,2015賽季全國象棋男子甲級聯賽冠軍隊伍廣西跨世紀沒有報名參加2016賽季象甲,中國象棋協會秘書長郭莉萍對此表示,棋手和讚助商都是項目發展的重要組成部分,為保證項目有序發展,對待所有棋手與讚助商都一視同仁。 此前,中國象棋協會下發各參賽隊伍,關於象甲棋手註冊報名通知要求,根據《全國象棋甲級聯賽參賽單位及參賽棋手註冊交流辦法(試行)》的規定,為做好賽事的組織、籌備工作,於4月15日前,根據“註冊交流辦法”提交相關文件資料,完成參賽單位、參賽棋手的註冊與報名工作。 至截止日期,廣西跨世紀沒有報名參賽,根據規程規定,由預選賽第四名的開灤集團隊替補。 在全部報名人員名單中,也未見王天一(已簽約跨世紀)、孟辰(洽談加入跨世紀)等幾位棋手在其他隊伍名單中出現,這也就意味著他們失去2016年象甲的參賽機會。 目前,中國象棋協會參賽運動員註冊實行雙軌制,為激活像棋市場,鼓勵更多的社會力量支持項目,同時讓體制內棋手增加交流活力,從2014年開始,象甲聯賽作為獨立註冊賽事,由參賽單位負責報名註冊。而棋手與參賽俱樂部簽訂的協議,屬於商業保密範疇,協會無權知曉內容。 郭莉萍強調,此次廣西跨世紀和幾位知名棋手無緣聯賽,不僅是隊伍和棋手本人的損失,也是今年象甲聯賽的損失,更是棋迷的損失。為了讓棋手下出更多精彩對局,讓棋迷擁有更好的觀賽體驗,我們今年革新賽制,全新的呈現,專業棋手講解等舉措,為廣大的象棋愛好者提供更好的服務。 王天一對此表示,事件在處理中,正常情況下,已經無法參加本年度象甲聯賽。孟辰則表示,恰逢深圳團體賽,無法抽身處理此事,錯過象甲,非常遺憾。
Read More

象棋大師金波 中國棋牌網訊 “1990年,在瀋陽學棋的時候,沒有人引薦,就常去茶館找高手下,交2元茶水錢,跟人打彩學棋。” 3月10日,“百度多酷杯”全國網絡棋牌大賽在中國棋院激戰正酣。比賽間隙,中國象棋大師金波接受中國棋牌網獨家專訪時,重溫當年在瀋陽學棋的艱苦歲月。 “那個時候,瀋陽​​棋壇火熱,棋風興盛,棋友開的棋社,我們叫茶館,那是一個純粹的下棋地方,瀋陽市知名棋手、遼寧省的高手常聚會在茶館下棋。而我當時沒有關係,有關係的才能得到高手指點。”今年45歲的金波說起那個學棋資源匱乏的時代,略顯唏噓。 開始,給人家買包煙還行,後來,下10元、20元一盤,這樣跟高手過招的機會才會多一點。下不過人家的時候,讓我一先,一步一步地開始,後來,隨著水平進步,分先後手下,他們漸漸都不行了。 8歲學棋,鄰居、公園裡有下棋的,就跑去看。較早表現出象棋天資的金波,1983年便獲得區里中小學生比賽冠軍,之後,進入瀋陽市體校開始接受訓練。 然而,走象棋之路並非易事。沒有被遼寧隊收錄進去,金波面臨困惑,自己有沒有這方面的天賦?在棋壇上到底能不能繼續發展? 人生難得幾回搏。少年金波下定決心,先打業餘比賽,一步一步走下去。 從1990年到1994年,一直參加全國業餘比賽,獲得幾次全國業餘大獎賽冠軍。事實證明,金波的確有這個實力。 翻過這個坎,便是一馬平川。 1995年,對金波來說,是一個象棋事業豐收年。一個偶然的機會,經過朋友介紹,金波代表鐵道部第三工程局打比賽,參加全國鐵路系統的運動會,獲得第一名;那一年,金波作為主力隊員,代表火車頭隊,獲得全國團體賽冠軍;那一年,首屆全國象棋棋協大師棋王戰,金波獲得冠軍,並獲得國家象棋大師稱號。 自此,金波在高手如雲的中國象棋界佔據了一席之地。 “當時拿到國家大師稱號,挺激動的,畢竟這幾年,沒有白付出,這也圓了自己兒時的一個夢想。” 談及1995年全國個人賽在江蘇吳縣贏許銀川的那一盤棋,這位身體壯實的東北漢子臉上洋溢著孩子般的天真笑容。 當時,20歲的許銀川處於巔峰時期。 “碰到自己的偶像,心里挺榮幸的。”比賽中,盡心盡力地下出自己的水平來。 “許銀川有點輕敵,走招欺負人,故意保留變化,把局面攪複雜。” 2009年,從瀋陽隊來到北京隊,他與全國冠軍王天一、蔣川一起磨合,打造了這支北京象棋隊的豪華陣容。 “北京隊這幾年聯賽成績都非常好,最近5年獲得2次冠軍,2次亞軍,1次季軍。” 對於未來,金波心中有譜。 “首先加強身體鍛煉,爭取一個好狀態。再者,更加深入地研究棋藝。”“象棋進入網絡時代,各種電腦軟件都出現​​了,有時候擺棋就需要藉助電腦軟件。”…
Read More

特級大師徐天紅(右二)、肖福根、塗福強、李建新在“金箔杯”比賽現場 大地回暖的3月南京。借應邀請參加第25屆“金箔杯”象棋公開賽之機,與特級大師徐天紅以及長三角象棋聯誼會主席肖福根等談棋。他們共同發出的一句“象棋是社會的穩定器”的話,給記者的印象深刻。 象棋的魅力可致更多的人“志於道” 按照項目人口統計,象棋人口絕對是可以排在全國三甲之列的。徐天紅這樣認為。他帶有戲謔的口吻說:如果麻將是一個運動項目的話,麻將的人口肯定是全國第一,麻將之後,就應該是像棋。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局面,一方面是像棋所具有的獨特的、讓人一沾染就無法割捨的魅力,另一方面是幾千年來根植於民間的象棋以及象棋文化的深得民心和代代不息的傳承。不僅如此,象棋還是古代皇家貴族、達官貴人、富豪梟雄、智力人士等的寵愛,是影響或者“控制”了為數眾多的社會各類人群的“遊戲”! 象棋有象棋的“道”!象棋的道除了競技與勝負之外,還蘊含了人生之道,社會之道,兵家之道、治國之道,以及為學、為官、為商、為人之道等等。 眾多的象棋愛好者癡迷於象棋的時候,他們必然會研習、了解、遵循象棋之道,就是在中國傳統文化“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遊於藝”的廣義基礎上而進一步的細化之後為象棋所普適的“志於道”,是一種專注於象棋本身的存在發展競技的“志於道”,這個“道”在很大程度上廣泛凝聚了象棋的這個“族群”並不斷的鞏固之拓展之,這個“道”專注於象棋而忽略、淡化或者無視社會中諸多問題的存在,會遵循的象棋的“法則”而不到像棋之外的世界招惹是非。直接的以及與直接相關聯而產生影響的的、佔社會人數四分之一的“象棋族”穩定了,整個社會的壓艙石就穩定了,這是像棋是社會穩定器的​​一個原因。 象棋的教義可以調和人的心態 徐天紅說:象棋的教義給人的啟發和教化是很大、很多的。在當今社會背景下,真正靠象棋吃飯的除了數量很少的專業運動員、教練員、裁判員等之外,絕大多數是靠象棋尋求精神寄託和精神補給的,是希望象棋能夠為他們的人生“仙人指路”的。 事實上,象棋也的確“不辱使命”!如像棋的佈局、中局、殘局,正好對應了人生少年、中年、老年等三個非常關鍵的階段。就佈局而言,除了根據自己的喜好、專長,選擇自己利於把握的局面之外,另外還要防範別人給自己“設的局”。在許多情況下,人們除了“以正合”的“佈局”之外,還有“以奇勝”的“設局”。能夠很好地處理“佈局”與“設局”的關係,就能夠進退自如的應對社會的各種問題,​​就會感知到社會是美好的,是可以通過自己的智力和努力把控的,就不會有厭世、憤世、仇世、亂世的心態。另外,象棋實戰中經常有需要忍讓、妥協的時候,有需要捨棄最強的作戰力量以求“老帥苟安”的時候,有在對方咄咄逼人的攻勢面前能夠見招拆招、委曲求全的時候,有在“下風”的時候能夠憋屈忍受的時候,有在失利之後能夠坦然接受的時候,有在無助的時候能夠不借助外力而自救的時候……如此等等,不一而足。這些棋盤之上的教義,可以為棋友提供生活的導引。比如,現實生活中不如意的地方肯定有,社會轉型中各種各樣的矛盾肯定不少,人們受打壓、遭不公、居下位、要忍讓的時候一定很多。經過了象棋教義洗禮的人,就會從棋道中悟出一些應對的“招法”,而不是靠衝動去一爭高下、一決高下等。這是像棋是社會穩定器的​​又一個原因。 象棋廝殺的背後是“和文化”的彰顯 象棋是一種遊戲,是一種博弈,高低有別的時候,是要分出勝負的。但像棋的一種高境界是“握手言和”!當人人共同發展,比肩前進,彼此攙扶的進入到了一定的階段之後,相互間的博弈其實是難分伯仲的。這個時候如果一定要決出雌雄,那一定會是兩敗俱傷、沒有贏家的局面。從這個意義上講,象棋的“和文化”就是一種期盼、憧憬和目標。 近年來,徐天紅特級大師到農村、進社區、訪學校、入企業,足跡遍布社會最基層。在親力親為之後,他發現對於最基層的人民群眾而言,高科技、高付費、高度專業化等的消遣娛樂似乎離老百姓還是遠了一些,而像棋的遊戲則是在街頭巷尾、公園弄堂、曠野鄉村等處處可以看到。這些生活在社會底層的最為可愛的老百姓們,似乎有了象棋就有了生活的一切,閒暇之餘,他們圍攏、邀聚在一起,共同沉湎與楚河漢界,忘記了一切,忘記了他們在社會中的地位,忘記了他們應該去爭取什麼。徐天紅說,這並不是像棋在“愚民”他們、在“麻痺”他們,而是在我們的社會的確不能為這些最基層的老百姓提供更多的服務,不能顧及基礎百姓需求的時候,老百姓們聊以自慰的一種好方式。 據說江蘇淮陰、廣東惠州、山東高密等全國象棋之鄉,因為棋道、棋文化、棋教化的盛行,社會和諧的程度明顯好於其他地方。 對此,近年來在全國聲譽鵲起的上海川沙,也可作一個例證。川沙象棋的旗幟性人物肖福根介紹說,近年來他們組織了許許多多的比賽,不僅吸引了棋手,也吸引了棋手的家屬及親人,還吸引了外地的棋迷來川沙交流象棋,他們的“象棋之家”全年365天開放,像一塊磁鐵一樣吸引了眾多的棋迷。人民群眾開心於棋之道,當然就少了其他活動的機會,自然,為社會帶來不和諧的機會就少的多。近年來,川沙獲得了幾十項各種各樣的全國、省市級別的大獎,整個川沙河清海晏,民風酣醇,社會文明建設得到了大多數人的誇讚,象棋“和文化”的魅力得以體現。這是像棋是社會穩定器的​​再一次例證。 象棋歷練之後能夠使人“入定” 同樣是運動項目,與激烈的競技項目的運動員比賽中狂呼亂喊、比賽后脫衣慶祝、勝利時擁抱翻跟頭、失敗時找裁判摔衣服,喜怒都形於色不同的是,象棋運動的特殊性能夠使從事這個項目的人在任何情況下都“入定”,在任何時候都用無聲的語言來表達自己的觀點。 如:在像棋比賽過程中,對局雙方不論對對手抱有什麼樣的心態,但他們不會用語言外露出來。他們用一招一招的步數來表達他們的觀點。 “冤家”聚首的時候也不會有“北京上海的德比”、“巴西阿根廷的對決”、“泰森約戰霍利菲爾德”等一樣,撞擊出搖擺地球的火花來。 用自己的心計佈局,靠自己的算計運子,拿自己的秘笈謀勝,憑自己的胸襟接受勝利或者失敗,心靜如水,氣定神閒,勝固可喜,敗亦坦然,這是棋手的“入定。” 以“入定”的心態來對待社會問題,對待難解的社會難題,棋手會用無聲而有力的棋手的語言,會用算度的路徑,會用更加冷靜和理性的方法,而不是選擇其他有過激語言或者行動的方式。這,也應該是像棋是社會的穩定器的一個解釋。 (李建新)
Read More

少年高手 陳迦勒 據莆田新聞網消息,近日,莆田市象棋協會舉辦2016年“默默杯”象棋精英賽總決賽,經過激烈角逐, 11歲的陳迦勒戰勝3位成人像棋好手,奪得總冠軍,並被市象棋協會授予“象棋大師”稱號。   陳迦勒,就讀於秀嶼區實驗小學5年級,榮獲過2015年全國兒童象棋賽甲組亞軍、全國中小生象棋賽小學A組亞 軍、“默默杯”象棋精英賽總冠軍等榮譽稱號。 “由於祖輩、父輩都喜歡下象棋,小迦勒在耳濡目染中自然就學會了擺棋、走棋,我發現孩子這個興趣的時候有點晚, 在小迦勒幼兒園畢業的那個暑假,我才買了幾本像棋棋譜,開始認真地教他學棋” 小迦勒的父親陳啟峰告訴記者。   2012年元旦,學校舉行象棋比賽,學棋才半年的小迦勒輕而易舉地獲得一年級年段冠軍,之後又在全校的冠軍爭 霸賽中獲得第二名,並頒以“小棋王”的獎狀。六一節,莆田市舉行小學生象棋錦標賽,賽制是一至六年級混為一組,小迦勒竟然成為“小黑馬”榮獲亞軍。 2013年暑假,小迦勒參加福建省青少年象棋錦標賽,在9輪比賽中,以8勝1和不敗戰績獲得8歲組冠軍,之後又在全國象棋兒童賽中,再次以優異成績獲得丙組(8歲組)亞軍,這是莆田少兒有史以來取得的最好成績,也是福建近幾年來在少兒全國賽中的最好成績……。 陳啟峰說:“作為小迦勒的象棋啟蒙老師,一教就是兩年,取得一定的成績之後,我發現教不動了,而且擔心自己的教法不專業耽誤了孩子在像棋上的成長。此後,我相繼請來兩位省級象棋老師執教”。 小迦勒對記者說:“雖然離我的夢想還很遠,但只要我像象棋中的'小卒'一樣,從小事做起,勇往直前,我的夢想定會不斷前行。(晚報記者朱國慶,林墾)
Read More

圖為申鵬與玉思源正在對照網上的棋譜進行切磋。文進 攝 據環渤海新聞網消息 在國內棋壇,即將步入婚姻殿堂的象棋大師申鵬與女子像棋大師玉思源,成了令人羨慕的棋壇眷侶。趁兩位大師來到唐山比賽間隙,記者對他們進行了採訪。   關注我市象棋運動的人都有同感,最近,我市象棋運動注入了新活力——各項賽事頻繁舉辦,青少年選手不斷在各項比賽中嶄露頭角,這些都與去年市象棋協會申鵬秘書長的加盟息息相關。開灤象棋隊教練、象棋大師景學義認為,像申鵬這樣的年輕人加盟象棋協會,必將會促進我市象棋運動的發展。   申鵬出生於1985年,是我市象棋教練陳春江的弟子。 2002年,申鵬進入省隊開始專業訓練,當年就獲得全國象棋個人錦標賽乙組冠軍。 2004年, 19歲的申鵬摘得全國一級棋士賽桂冠並榮膺全省最年輕的象棋大師。此後,他的棋藝穩步提升,2008年獲得全國象棋大師賽亞軍,2009年獲得亞洲室內運動會像棋團體賽冠軍,2012年獲得全國象棋個人賽第7名,2014年獲得“蓀湖杯·決戰名山”全國象棋冠軍挑戰賽第一名。 2015年,他轉會廣西,連續獲得全國象棋團體賽冠軍、全國象甲聯賽冠軍和全國象棋個人錦標賽季軍。接受記者採訪時,他坦言,這幾年自己的成績不錯,但還沒有獲得全國大賽的個人冠軍,希望以後能登上這個像棋運動的最高殿堂。   曾與申鵬在賽場上多次對弈的煤礦開灤象棋隊選手蔣鳳山介紹,他與申鵬在1996年結識,申鵬不僅有靈氣,而且訓練刻苦,別人在賽前一般訓練“打譜”二三十盤,而申鵬要“打譜”上百盤,非常執著和上進。   在去年進行的全國象棋甲級聯賽中,剛剛加盟廣西隊的申鵬,就與全隊創造了6勝20和的不敗戰績並最終奪冠。而玉思源去年代表杭州隊征戰全國女子像棋甲級聯賽,獲得了預賽冠軍(決賽將在今年4月份進行)和全國女子個人賽第4名,可謂巾幗不讓鬚眉。   玉思源出生於邯鄲的一個像棋世家,2002年在一次比賽中與申鵬相識。 2004年,她進入省隊後與申鵬的聯繫更加緊密,共同的愛好成了吸引雙方的磁石。 2010年,他們確定了戀愛關係。玉思源目前在南開大學學習。 2008年,她獲得全國女子像棋團體賽第6名和全國青年女子像棋賽亞軍,2009年獲得全國一級棋士賽女子組冠軍,​​2010年獲得全國青年賽亞軍和全國象棋個人賽第16名,並晉升為女子像棋大師。 2011年,她獲得全國象棋個人賽第5名,2012年獲得全國象棋團體賽季軍和全國個人賽季軍,2015年獲得全國女子像棋個人賽第4名。…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