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散文雜談

象棋網絡對弈          據中國棋牌網報導 時代的車輪滾滾向前。上個世紀90年代初期,電腦這個幽靈悄悄地進入到中國人的生活。不過這個幽靈卻以前所未有的威力,在生活中掀起了一場跨時代的大潮,那就是互聯網時代的到來。   上個世紀90年代初期,圍棋和象棋基本上還是旗鼓相當的,國際象棋當時的境況可謂舉步維艱——甚至連一本雜誌都很難辦得順利。然而,互聯網的到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改變了格局。   互聯網催生了遊戲產業,由於受到計算機硬件和網絡帶寬的限制,在早期階段棋牌遊戲是網絡遊戲的主流,而當時最風靡的莫過於象棋遊戲。網絡對弈平台層出不窮,第一代網民都非常熱衷於在網絡上達到“特級大師”。 這股熱情在現實中的象棋界並沒有都到關注,以至於跨越2000年之後誕生的象棋網絡平台基本上沒有任何的創新,從本質上講還只是個簡單的對弈平台,不過增加了一些類似於闖關遊戲的環節罷了。   但是,圍棋的網絡對弈平台卻來了個後來居上,無論是從平台的技術開發還是從平台的運營理念上都發生了巨變。為了避免有做廣告的嫌疑,筆者這裡不提名的評論一款已經成為業界龍頭的圍棋網絡對弈平台,它的一些顯著的亮點功能有:   職業棋手和業餘棋手在平台中是涇渭分明的;   職業對局的直播永遠佔據頭條;   平台開放了一個講棋功能,就是這個功能一下子就盤活了遠程培訓;   再反觀像棋,一直到了現在,也沒有一個類似的平台出現。反倒是由於象棋軟件的大爆發,導致了網絡對弈作弊大行其道。網絡作弊甚至最終導致一些著名的象棋對弈平台淪陷為機器人的舞台。   在此,筆者倒是認為應該要在這一點上向圍棋學習,學習他們的成功經驗,也把我們的象棋大師們打造成為網絡對弈平台中的明星。設想一下,如果在對弈平台上,棋迷們能真真實實的看到胡榮華這樣的象棋泰斗,王天一這樣的象棋明星的賬號在線,甚至還能集體聆聽精彩棋評,豈不快哉!   從技術上來看,就是把屏幕的棋盤換一張罷了!   當然,現在的一些網絡直播平台正在嘗試最新的技術,天天象棋也正在努力嘗試有所作為。不過,在有成功經典的示範下,筆者覺得實行“拿來主義”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正如俗話所說“臉皮厚,吃不夠;臉皮薄,吃不著”!   在互聯網的第一波大潮中,象棋被甩在了後面;希望在第二波的大潮中,象棋不要像微軟遭遇手機屏幕一樣,在輸定了的時候才知道又錯了!
Read More

資料圖:呂欽曾捧起五羊杯冠軍         新中國成立以後,國興棋昌。   基本上在胡榮華十連霸的歲月裡,象棋的發展是中規中矩的。   進入到80年代後,隨著群雄並起,象棋的發展如火如荼,1981年首創的“五羊杯”逐漸發展成為象棋界的第一品牌賽事。當時還有輻射效應,其他類似的比賽為象棋運動錦上添花。   1995年奧運爭光計劃的推出,對於非奧項目是一個非常致命的打擊。象棋也不例外。但是,當時的象棋人的警惕性似乎不高。   結果到了2010年萬眾矚目的“五羊杯”因為蕭規未能曹隨而真的不再舉辦時,象棋棋壇雪上加霜的日子正式開始了。領頭羊的消失是有連鎖反應的,很快相似的其它賽事也逐漸消失,象棋的嚴冬正式來臨。   回顧象棋的這段發展歷程,可總結反思回味的東西實在太多太多。   筆者覺得“五羊杯”這個象棋第一品牌的喪失可以被列為棋壇最遺憾大事!   凡是從事過商業的人都知道,打造一個品牌的艱辛,做大一個品牌的困難,保護一個品牌的不易。然而,“五羊杯”似乎一夜之間就從象棋棋壇消失得無影無踪了。   回顧“五羊杯”的初期階段正值改革開放的大好時機,第二屆五羊杯賽起,剛剛進入中國投資設廠的某公司就以每屆3000—6000美元連續贊助了三屆 比賽。然而,由於歷史的局限性,我們當時的象棋人還沒有市場經濟的理念,所以這個非常好的苗頭最終像明朝末年的資本主義萌芽一樣,冒了個頭就蔫了!   國外的公司選擇項目贊助比賽,他們是很理性的,要經過市場調查的,這也說明了當時象棋是非常好的一項提升商業知名度的運動:參與人口多,運作成本低,宣傳效果好。這一點外國人似乎比中國人看得更清楚。   最終“五羊杯”雖然吃上了霍氏的“皇糧”,原因只是霍先生的個人感情,然而卻徹底與市場經濟錯過了。而後來的一些杯賽基本上都局限於依賴某一位贊助商出錢的這種思維當中。   如今,象甲聯賽也沒有能夠跳出這個“緊箍咒”!   附歷屆“五羊杯”冠軍:   1981年1月 柳大華   1981年12月…
Read More

九月之初,中國北方已秋風漸涼,南方卻依然熾熱如夏。 G20正在杭州進行,世界首腦匯聚西子湖畔,共謀全球未來。然而,在安靜的廣東鳳崗小鎮,也在進行著一場世界級的“頭腦風暴”。 這就是即將擂響戰鼓的第七屆“楊官璘杯”全國象棋公開賽,儘管,掛名“全國公開賽”,實乃真正的世界杯,來自全球的象棋精英匯集鳳崗,在一代宗師楊官璘紀念廣場,瞻仰其容,謁拜其神,煮酒論劍,以棋會友。 楊官璘者,東莞鳳崗人也。 楊官璘6歲時便以善弈知名鄉里,10歲被鄉鄰稱為“鄉下棋王”。建國前後,殺遍大江南北,攻擂無數,50年代擺擂十局,名震華夏,彼時,“魔叔”楊官璘,其殘局功底已吹影鏤塵,臻於化境。在全國首屆個人賽中,又大魁天下,成為舊中國最後一個棋王與新中國第一個棋王集於一身者。 之後,楊官璘提攜後生,著書立作,哺育無數象棋英才,成為廣東象棋的師爺級人物,越過廣東,波及南北,楊官璘亦是中國象棋的一代領軍人。 斯人已去,香馨世間。 作為一代宗師的子弟,“嶺南雙雄”呂欽與許銀川,已締造了一個時代的輝煌,後人難以望其項背。而作為其精神遺產的傳承,以公開賽的形態,招攬象棋精英切磋棋藝,吸納海外棋手同台競技,莫不是一種極佳的表達方式。 撫今追昔,自2004年伊始,每兩年一屆,楊官璘杯公開賽已經舉辦了7屆,其規模亦是逐漸壯大,自2008年,增加海外組與專業組,豐富組別,擴大參賽面積,2010年又擴充女子組,而今,楊杯已成長為中國象棋界的一株參天大樹,枝繁葉茂,成為全球象棋人矚目的重大賽事。 今日我們再聚鳳崗,重讀“棋聖”楊官璘,收穫頗豐。 胡榮華曾感喟,“作為那個時代的代表人物,他的象棋造詣和貢獻,在廣東地區特別突出。‘楊官璘下象棋’已成為羊城十景之一,成為人文景點,供人瞻仰。” 許銀川承其衣缽,語重心長,“楊官璘老師擁有常人難以具備的刻苦鑽研精神,是我見過的最嚴謹的棋手,他為人處世,也最講原則。他的精神深深地影響我們下一代,乃至影響整個像棋界,這種精神會傳承下一代,成為我們的學習榜樣。” 而其子楊子平則回憶,“父親喜愛拉小提琴,常為大家助興,他時間觀念極強,從不等人,起居規律,飲食清淡,要求我們勤奮學習。” 或許,從不同的角度解讀楊官璘,會產生不同蘊意。然而,自先生仙逝已有8年之久,此間全球象棋人或依依緬懷,或連連賽事,中國象棋,始終是一把透視楊官璘精神遺產的金鑰匙。 9月4日午後,大雨磅礴,勢氣逼人,遠觀雨中裝扮一新的鳳崗體育場,錦旗飄飄,彩球浮空,參賽人員陸續冒雨抵達,大賽進入倒計時,一觸即發。 進入象棋,進入賽事,或能抵達楊官璘精神之中央。 (笑笑生)
Read More

輸和贏 文/霜雨 出品/尊合傳媒 象甲第二階段賽會制跌宕起伏,頗有些看點。開賽的頭兩天,一直處於個人排名榜首的鄭惟桐突然連輸兩天,落後於許銀川,直至第三天比賽,才終於拿下一局。除此之外,一直穩居於榜首的廣東隊,也突然被內蒙古隊反超,退居第二。而內蒙古隊第一的寶座還沒坐穩,廣東隊又迎頭趕上,拿回了第一的寶座。比賽賽程快的有點兒讓人眼花繚亂。 曾經採訪過許銀川:輸棋難過嗎?許特大淡然一笑:“心裡還是會不舒服的,但輸贏有常,心態能夠調整好。”輸贏有常,這話說得妙。廣東隊的強盛陣容,一看就是為奪冠來的,被內蒙古隊赶超,心裡一定是急的。許銀川近兩年一直被說狀態不佳,然而今年的象甲賽場上,許特大勢不可擋;第二階段賽會制剛剛開賽就連輸兩盤棋的鄭惟桐,面不改色的在第三天迎來第二階段賽制的首勝;一直處於劣勢的杭州國交隊,小將吉星海在昨日意外的戰勝了下贏鄭惟桐的李炳賢;第二階段賽會制前個人排名在第三的謝靖,第二階段賽會制開賽后,猛地跌出了前五,排在第八,僅一天,謝靖又重回前五之內。在像甲賽事的現場,極少見有大師們掀桌翻盤,輸了便輸了,依舊是平心靜氣的坐下來簽字,和對手拆拆棋,重新調整心態參與到下一場比賽中。 勝負有時,暫時的居於劣勢只是短暫的一瞬間,真正的大師從來不只有棋藝,還有面對輸贏淡然自若的心態。許仙沉寂的這幾年,流言蜚語漫天飛,在今年的象甲賽場上,依舊存留著一副王者風範。真正王者的眼裡,不僅僅是一盤棋的輸贏,更是整個人生的輸贏。
Read More

八月大慶,車轔馬蕭。 這座為中國經濟發展注入源源不斷動力的石油之都,迎來了中國象棋頂級賽事,騰訊棋牌“天天象棋”2016全國象棋男子甲級聯賽“大慶杯“第二階段賽會制。 談及大慶,中國人婦孺皆知,大慶石油工人王進喜留下的精神財富“鐵人精神”。彼時,中國一窮二白,不怕苦的奉獻精神,激勵國人奮進,成為中國發展的不竭動力。大慶,因此烙上時代痕跡,成為激勵國人的精神富礦。直至今日,“鐵人精神”,對於個人奮鬥,抑或企業發展,亦有較為廣泛的傳播力。 象棋運動,是為爭勝負的競技智力運動,其中涉及堅韌、剛強以及特別能戰鬥的博弈精神,與“鐵人精神“不謀而合,靈犀相通。象甲第二階段賽會制花落大慶,兩種精神融為一體,讓本次大賽充滿無數期待與看點。 經過一段時間的歇息,象甲賽事已戰罷11輪,縱觀全局,廣東碧桂園自當紅棋星、四川少俠鄭惟桐加盟以來,一代領軍人物許銀川大有復蘇氣象,兩人一左一右,攻城拔寨,如推土機一樣,勢不可擋,目前霸占個人MVP前兩位,廣東碧桂園積分亦是一路領先,無人能敵,大有劍指鐵王座的氣派。 內蒙古伊泰今年人員有了調整,黑龍江老帥趙國榮出走,加盟內蒙古,成為今年轉會市場一大地震,內蒙古原有“洪天王”洪智坐鎮,佐以“東北虎”趙國榮,確實如虎添翼,目前積分緊隨廣東碧桂園,其勢猛烈,鋒芒正健。 上海金外灘當屬老牌豪門,“精神領袖”胡榮華退居二線,幕後策劃後,兩位青年才俊全國冠軍孫勇徵與謝靖已有擔當大任的能力,他們得分能力不遑多讓,對手多為忌憚,想從上海金外灘身上撈到便宜,多數隊伍不敢妄想。 處在積分第一雁陣值得一提的還有杭州環境集團隊,這個隊伍今年招納越南悍將賴理兄加盟,無疑成為今年象甲的最大亮點。賴理兄儘管語言不通,但給隊友印象頗佳,用功擺棋,超過常人。從其實戰成績上看,越南這位兄台確實價值相當,基本達到強大師水準,讓諸多對手感到頭疼,難以對付。 中游區域,四川成都龍翔通訊、浙江民泰銀行、黑龍江農村信用社、山東中國重汽、京冀聯隊積分不相上下,咬的很緊,難分伯仲,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整,各隊養精蓄銳,皆有一番願景實現。 武漢光谷、杭州象棋協會、廈門海翼、開灤集團經過11輪角逐,暫處下風,“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能夠打入象甲的隊伍,實力均不能小覷,目前,賽程未及一半,高低勝負,尚無定論,最終排名亦無法預測,各隊能量到底如何,還須依賴日後發揮。正所謂,“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 8月18日13點,“大慶杯“第二階段賽會制將在大慶市昊方諾富特酒店鏗鏘落子,屆時誰能後來居上,一切盡在棋局中。 第12輪具體對陣如下: 13:00開賽:上海vs杭州,廈門vs黑龍江,山東vs成都 18:00開賽:浙江vs湖北,內蒙vs廣東,杭象vs杭國,京冀vs開灤 (笑笑生)
Read More

28日,2016年全國象棋冠軍南北對抗賽,南方隊選手許銀川(右)在第三輪比賽中。(新華社發)   近幾天,第二屆象棋全國冠軍南北對抗賽在雪立方運動摩爾激戰正酣。28日,第一個取得三連勝的中國象棋特級大師許銀川,在迅速擊敗洪智後接受了本報記者的獨家專訪。 啟蒙——天賦和刻苦一樣重要   在許銀川很小的時候,父親就帶他到市集的茶鋪裡與各路江湖好手對弈,以此提高棋藝。沒過多久,許銀川就已經打遍茶鋪無敵手了。在父親的陪伴下,許銀川開始到全國各地去尋覓更強的對手,同時用打譜的方式提高自己的棋藝。   在許銀川看來,12歲進入廣東省象棋隊是他人生的分水嶺:“那個時候每天訓練長達6個小時,在呂欽等良師益友的悉心教導與栽培下,我成長很快。”許銀川18歲時即榮登全國冠軍寶座,成為繼胡榮華之後30年中最年輕的男子象棋全國冠軍和特級大師。之後,許銀川又5奪全國個人冠軍,並先後獲得亞洲和世界冠軍,是繼趙國榮、呂欽之後第三位集世界、亞洲、全國冠軍于一身的“全冠王”。   回憶起小時候的艱辛,許銀川認為,對象棋的熱愛支撐他一路走到今天。在他看來,要想在象棋界闖出一番天地,不僅要有愛好和天賦,刻苦同樣重要。一提到棋,他就眼睛放光,不無得意地說:“象棋千變萬化,每一盤棋都不相同,是一門具有創造性的藝術,需要棋手有很好的創造性思維。” 放鬆——輸棋鬱悶就踢球緩解   作為“一代棋王”,許銀川無論是在下棋時還是在日常生活中,都給人一種翩翩君子的感覺。不過,在與記者的交談中他透露了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   “在奪得全國冠軍後,我雖然很少輸棋,但每一次失敗都讓我印象深刻,而且非常影響情緒。我想擺脫這種狀況,一開始希望通過跑步來宣洩煩惱,不久我找到了更好的方式,那就是踢足球。”據許銀川介紹,他的師兄呂欽一度對踢足球和打乒乓球非常感興趣,他多多少少受到了薰染。   此外,許銀川還對練字情有獨鍾。許銀川說,練字可以修身養性,“下棋其實是一種競爭性很強的活動,練字則不同,它能使人安靜平和、提高人的修養、讓人保持平常心”。   如今的許銀川深諳“平常心”之妙,不管輸贏總是淡淡一笑,這是他特有的表情,喜怒不形於色,定力和胸襟盡在其中。   在整個採訪過程中,許銀川彬彬有禮,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很多對手在公開場合讚揚許銀川,稱與他下棋是一種享受;而很多棋迷也在期待,未來的許銀川能夠帶給大家更多更精彩的對局。(作者:李木子 來源:長春新聞網)
Read More

英國著名學者李約瑟博士在其《中國科學技術史》中明確提出,象棋是中國人的創造。他詳盡地分析了中國古代遊戲六博與天文、象術、數學的關係,他說:“只有在中國,陰陽理論的盛行促使象棋雛形的產生,帶有天文性質的占卜術得以發明,繼而發展成帶有軍事含義的一種遊戲。” 接著陸續有蘇聯學者發表文章,批駁印度起源說。1972年南斯拉夫歷史學家比吉夫的專著《象棋:宇宙的象徵》斷定象棋首先出現在西元569年的中國(象戲),然後才逐漸傳播開來。 現代的象棋型式,到宋代方才制定。宋代的理學家程顥有一首詠象棋的詩說: 大都博奕皆戲劇,象戲翻能學用兵。 車馬尚存周戲法,偏神兼備漢官名。 中軍八面將軍重,河外尖斜步卒輕, 卻憑紋愁聊自笑,雄如劉項亦閑爭。 他詩中還沒提到炮,炮這一兵種,是最後加入的,當然是要在中國人發明了火藥火器之後,才反映在象棋上。 中國象棋具有悠久的歷史。戰國時期,已經有了關於象棋的正式記載 ,如《楚辭·招魂》中有:“蓖蔽象棋,有六簿些;曹並進,遒相迫些;成梟而牟,呼五白些。”《說苑》載:雍門子周以琴見孟嘗君,說:“足下千乘之君也 …… 燕則鬥象棋而舞鄭女。”由此可見,遠在戰國時代,象棋已在貴族階層中流行開來了。 據上述情況及象棋的形制推斷,象棋當在周代建朝(西元前11世紀)前後產生於中國南部的氏族地區。早期的象棋,棋制由棋、箸、局等三種器具組成。兩方行棋,每方六子,分別為:梟、盧、雉、犢、塞(二枚)。棋子用象牙雕刻而成。箸,相當於骰子,在棋之前先要投箸。局,是一種方形的棋盤。比賽時“投六箸行六棋”,鬥巧鬥智,相互進攻逼迫,而制對方于死地。 春秋戰國時的兵制,以五人為伍,設伍長一人,共六人,當時作為軍事訓練的遊戲,也是每方六人。由此可見,早期的象棋,是象徵當時戰鬥的一種遊戲。在這種棋制的基礎上,後來又出現一種叫“塞”的棋戲,只行棋不投箸,擺脫了早期象棋中僥倖取勝的成分。 秦漢時期,塞戲頗為盛行,當時又稱塞戲為“格五”。從湖北雲夢西漢墓出土的塞戲棋盤和甘肅武威磨嘴子漢墓出土的彩繪木俑塞戲 ,可以映證漢代邊韶《塞賦》中對塞戲形制的描寫。三國時期,象棋的形制不斷地變化,並已和印度有了傳播關係。至南北朝時期的北周朝代,武帝(西元 561~578 年在位)制《象經》,王褒寫《象戲 ·…
Read More

資料圖 據三十五集電視劇《大舜》介紹,相傳象棋是虞舜的弟弟象發明的。其實,象棋萌芽的時間,當在春秋戰國時期。象棋各子的得名,與春秋戰國時期的兵制,即將、帥、車、馬、士、兵、卒等相吻合。當代台灣學者柏楊在《中國人史綱》裡寫道:“姜小白在勝利後,即行撤退,燕國國君送客,不知不覺送到齊國國境,姜小白根據'國君不出境'的古老規則,立即把那一塊土地割給燕國。”“國君不出境”也就是像棋中的將帥不出軍帳。每種棋子都有一定的象徵意義。一般認為,象(相)為軍師,其走法為“象(相)走田”,意即軍師在擺陣法。但據古代傳說,大舜“嘗耕於歷山。象為之耕。鳥為之耘。”意即大舜在歷山地方耕田,大象幫著他耕,飛鳥幫著他耘。象棋中“像走田”的本意就是大象耕地。 “車”在像棋術語中,象徵著流行於春秋時期的兵種——戰車,橫衝直撞,故走直路。 “奴隸社會主要的兵種是戰車部隊,戰國時期,步兵和騎兵逐漸成為主要兵種,戰車部隊逐漸退居次要地位。”(《中國古代史·上冊》,福建人民出版社)《潛確居類書》載:“雍門週謂孟嘗君:'足下燕居,則鬥象棋,亦戰國之事也。'蓋戰國用兵,故時人用戰爭之象為棋勢也。”“兵”、“卒”象徵步兵作戰。 1940年,周恩來在重慶與當時的棋王謝俠遜對弈時一語雙關地說:“明人重跑,清人重馬,我們應該重兵卒。”周恩來這裡說的“兵卒”實際指廣大群眾,他說的這句話反映了中共依靠群眾的全面抗戰路線。 “馬”象徵騎兵作戰,直走斜砍,故馬走“日”字。但我認為,“馬走日字”就是駿馬日行千里的意思。 “仕”、“士”指代將帥的貼身衛士,如同關羽、張飛,總是不離劉備左右,其走法為“士走斜線護將邊”。 棋盤上的“楚河”“漢界”,又與西楚霸王項羽和漢王劉邦對峙有關,“結果雙方同意以鴻溝(嬴政大帝開鑿的運河)為界,瓜分世界,鴻溝以西歸漢,鴻溝以東歸西楚。”(《中國人史綱》)唐宋以後,人們為了緬懷楚漢戰爭,就在象棋棋盤上打上了“楚河漢界”的烙印,楚河漢界象征西楚霸王和漢王的對峙。下象棋時,將帥不能見面,該是吸取鴻門宴的教訓。象棋藝術遂成定鼎之勢。有人說,“南宋時,由於火藥的發明,有了'炮',象棋也增加了'炮'。”這種說法不符合史實:南宋之前,象棋子就有“砲”,象徵著石砲(古代拋擲石頭的武器)。火藥發明於隋唐時期,南宋時期出現了火砲,改“砲”為“炮”,現在也有沿用古字的。據民間傳說:劉備的軍師諸葛亮與龐統下象棋,諸葛亮對龐統說,“馬踏你落鳳坡”,龐統也不相讓,“砲打你五丈原”。炮為隔空打遠,其走法為炮翻山。 “現在通用的中國象棋,其棋子為刻圓木或牙、骨,共三十二枚,紅黑色各十六枚。雙方對局時,紅方以帥統仕、相、車、馬、炮各二,兵五;黑方以將統士、象、車、馬、炮各二,卒五。對局時,雙方輪流行棋,以將對方將帥將死為勝。”(《民俗常識》 ) “在中國,十有六七的人識得棋理,隨便於何時何地,偷得一閒,就人列對方,漢楚分界,相士守城保帥,車馬衝鋒陷陣,小小棋盤之上,人皆成為符號,一場廝殺就開始了。”(《賈平凹《弈人》》“四四方方一盤棋,馬踏了車,炮打了當頭的象了。”這首河湟花兒描述了下象棋的一些遊戲規則。   當代作家阿城筆下的學生,由於“文革”對學校教學秩序的衝擊,迷上了下象棋,進入下盲棋的最高境界,終於贏得“棋王”的美譽。 《紅樓夢》第二十四回裡,賈芸去怡紅院裡找寶叔叔,恰巧不在,“只見焙茗、鋤藥兩個小廝下象棋,為奪'車'正拌嘴呢。”現代散文家梁實秋以為,下象棋的樂趣在於爭鬥:“有一種人我最不喜歡和他下棋,那便是太有涵養的人。殺死他一大塊,或是抽了他一個車,他神色自若,不動火,不生氣,好像是無關痛癢,使得你覺得索然寡味。君子無所爭,下棋卻是爭的。”(《下棋》)彭總和朱老總一塊下象棋,前者總愛悔棋,朱老總卻不允許他這樣,免不了一番爭吵。人生猶如一盤象棋,似乎是不允許悔棋的。路遙筆下的高加林就是“悔棋”的活教材。作家柳青說:“人生的道路雖然漫長,但緊要處常常只有幾步,特別是當人年輕的時候。沒有一個人的生活道路是筆直的,沒有岔道的。有些岔道口,譬如政治上的岔道口,事業上的岔道口,個人生活上的岔道口,你走錯一步,可以影響人生的一個時期,也可以影響一生。” 善下象棋的人,大都自負,反感觀戰者在幕後指手畫腳,“譬之善弈棋者,有人從旁幫之,雖贏不喜。”(毛宗崗語)觀棋者喜歡充當狗頭軍師,卻是吃力不討好,被罵作多嘴驢。   象棋畢竟是一種遊戲,過分迷戀它,會玩物喪志。王陽明年少時,非常喜歡下棋,常常為此耽誤功課。其父屢次責備他,但他總是不能改正,其父一怒之下將象棋扔入河中。王陽明受到震動,頓時感悟,當即寫詩一首表明自己的志向:“象棋終日樂悠悠,苦被嚴父一日丟。兵卒墮河皆不救,將軍溺水一齊休。馬行千里隨波去,象入三川逐浪游。炮響一聲天地震,忽然驚起臥龍愁。”他自比諸葛亮,決心做一番事業,從此發憤苦讀,學業大進,於明弘治十二年考取進士。   (文章來源:蘭州日報 潘碩珍)
Read More

棋類活動作為傳統項目一直以來最大的不足就是視覺衝擊力不夠,說白了就是觀賞性不強。然而隨著現代科技的發展,棋類比賽在攝像頭的幫助下,終於也可以萬眾矚目了。 攝像頭來了,棋還就真得是在下給別人看。 於是,棋手的一舉一動,哪怕是一個很細微的動作也難逃攝像頭的法眼。棋迷朋友們除了欣賞棋藝之外,對於知名棋手下棋的行為也是津津樂道。 作為職業棋手而言,通過攝像頭暴露在公眾的目光下,棋該怎麼下呢?再加上現在是瘋狂網路的時代,有人挺你的同時也有人貶你。 最近廣東象棋網就有網友在爭論飛神杯的冠亞軍決賽的第二局棋,甚至都上升到了棋品的問題。有人讚揚鄭惟桐的職業精神,有人批評他在浪費時間風度不夠,總之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爭論是好的,但是希望不要有人身攻擊。 這個爭論,讓筆者思考的是職業棋手在視頻直播的時候,除了展現高超的棋藝之外,恐怕形象禮儀就是第二重要的了。棋迷們可能既希望看到職業精神,更希望看到大將風範。飛神杯這次還專門對孟辰和許銀川的複盤進行了視頻直播,讓棋迷們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瞭解名手對象棋的認識和態度,獲得了棋迷的一致好評。 在過去曾經有位名人用“雞蛋好吃何必要認識母雞呢”來自謙,可是現在時代進步了,棋迷們不僅要看到好棋,更希望目睹自己支持的棋手的翩翩風采。所以對於棋迷們的求全責備,在攝像頭下下棋,職業棋手們的壓力和動力都應該會更大吧! 怎麼辦呢?這就讓我想起了前天圍棋國手時越接受記者採訪的時候談到的“入定”的話題。當然時越謙虛的說自己定力還遠遠不夠。 棋手對局“入定”時的下意識的小動作可能才是棋手當時內心世界的真實反映。 現在象棋比賽的視頻直播還處於試探階段,條件成熟以後,希望能有三個攝像頭,一個是全景,兩個給棋手來個全程特寫。那樣估計棋迷們的話題會更多。 本文轉自微信公眾號[木門齋]
Read More

新賽制下的新現像小編帶你走進“新”象甲 文|霜雨 出處|尊合傳媒 13年來第一次改制,對誰來說都得適應一陣子。新賽制的更改最開心的該是棋迷朋友們。不到一個小時就能下完的棋,何時何地都能拿個手機看上一整盤棋,方便!然而要說誰對這新的賽制感觸最深,真正坐在賽場上下棋的棋手是排頭一位的。   今年賽場上各處都新鮮,又是外援又是後生,看得人眼花繚亂。然而棋仍舊是坐在椅子上冥思苦想得下,撓頭搔耳的仍舊不少。不止不少,今年突然就驟增了許多。賽場裡常常能聽見棋鐘“叮叮叮”不間斷響起的聲音,一抬頭,甭管是高水平的還是新生小將,全都急的坐立不安,仔細看看,有的甚至嘴裡還念念有詞,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進錯地方了。這場景,在今年的賽場裡可出現的不是一次兩次了,幾乎桌桌都得在結尾來這麼一回,就跟趕趟兒似的,你來我也得來。   象甲不是第一次開賽了,擱以前,那叫一個四平八穩,沒三四個小時見不著結果!放眼望去,哪桌的表情都是一模一樣的:一樣的氣定神閒,面無表情。偶爾有那麼幾個急躁的,脾氣還沒上來,周圍就能圍一圈,看看你這兒到底是怎麼個情況。可這新賽制一來,單子上超時判負的簡直一個比著一個,不減反增。再看看棋手,性子急性子緩的突然就都統一了——清一色的急脾氣。超時判負這事兒其實挺虧的,來不及想,往往容易漏招。眼見著就剩十幾秒了,再好脾氣的人也失了耐性。 “啪啪啪”拍棋鐘的聲響現在是賽場裡的常態,伸手拍個棋鐘也費功夫,往往性子一急沒拍上,勝局也得拱手讓人。這例子第一天就出現過了,浙江小生王家瑞就急的搖頭晃腦的,懊悔的直拍桌子。新的賽制帶給了棋迷最好的福利,無論是觀賞性和刺激性都大幅度的提升。可從棋盤上挪開往旁邊看,賽場的觀賞性也提升了一個檔次。畢竟,大壓力下的急躁不安,不僅能體現出一個棋手該有的素養,也能讓咱棋迷們感受到棋手的真性情,不是嗎? (全國象棋男子甲級聯賽官方微信)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