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棋壇六十年》-6-穩健善守的梳篦萬

老棋手李貴的弟弟李慶全,小名阿萬,是廣州棋國中的又一員大將。李氏兄弟都是販賣梳篦小商販出身,所以棋人多稱李慶全為“梳篦萬”。木制梳篦曾是廣州和香港、澳門等地暢銷的日用工藝品,尤以順德大良梳篦為有名。辛亥革命後,梳篦行業逐漸衰落,李慶全在投閑中用象棋打發時日。他一經沉浸棋藝,功力雄健過人,廣州西關一帶,沒有誰能比並,“棋王”的稱號即首先在西關傳揚起來。李慶全棄舊業而以棋藝為生涯,與李貴同享棋譽。當李貴棋藝衰退,接連敗給黃松軒、曾展鴻、鐘珍等人的時候,李慶全的棋藝正處於上乘境界,在廣東名手中穩占一席。

qq%e6%88%aa%e5%9b%be20161222192933

黃松軒(左)和李慶全(右)

李慶全中等身材,廣顙高顴,為人誠實、純樸。小商販的下層生活,養成了他求穩的品格,並且表現在他的棋風上。黃松軒說李慶全也是不讀棋譜的,這很可能是事實。李慶全善使一對屏風馬,用以抗擊當頭炮,守得很穩。他的棋藝特點,後來震驚了七省棋王周德裕,譽之為“銅牆鐵壁”。當曾展鴻在香港成立華南象棋會這始,需要物色教習,李慶全得到香港棋手梁伯昌的推薦,擔任華南象棋會主任教員。曾展鴻也是能辨識千里馬的伯樂,對於李慶全的棋藝是心許的。這段時間,李慶全已在香港棋壇初樹聲譽,港中名手比他頗有遜色。

薦舉李慶全的梁伯昌,在香港弈壇算是一個人物,棋藝較李慶全相差一先有餘,但他很講究身分,同李慶全下棋,必定讓李先行,附帶的條件,則是和棋作梁勝。他同李慶全的對局中,有一局雖是輸棋,但可說是佳作。此局如下:

梁伯昌在中局爭持甚力,一雙馬如遊龍出海,矯夭生姿。李用誘著,黑炮如打兵,紅馬兌炮,再炮四平七打車,則黑方有失車危險。梁雖沒有吞這釣餌,但末後李攻勢強大,梁勢不支。
香港名手吳瑞生的棋藝,不能追蹤李慶全。李、吳對局,李勝多和少。下為他們的一個和局。

《象戲擷英集》原注:“此局後半段針鋒相對,著著精警,吳用馬縱橫進退,尤覺靈活。太始記。”

作為華南象棋會會長的曾展鴻,這期間同李慶全對局特多。曾展鴻收輯他同李慶全的對局紀錄,選取了較多李慶全的勝局,擺脫了棋人著述只注重收輯自己勝局的習氣,是很難得的。下為李慶全勝曾展鴻的一個名局:

《象戲擷英集》原注:“第十二手炮八上一落空,且以炮兌馬亦不合算。第十八手車四上二促其過兵,自受困滯。而李君一上士、一上相俱有妙用,即無炮二平七之失,亦困敵到底也。以後冒險進攻,不思固守,尤為速敗之道。戒之,戒之!展自記。”

又:“此局李方警著迭出,靈妙無倫,為慶全遺局中之極為精采者。八十一手炮四上一尤神化出人意表。覆局竟,為之欣賞不置。太始記。”

曾展鴻在他的《象戲擷英集》手稿中對這一局的自注,即認為冒險進攻是致敗之由,要從此引以為戒。而太始的附記則認為這一局棋是李慶全的精采對局。由此可見,李慶全在廣州棋壇嶄露頭角,已使當時的名手視為勁敵。

黃松軒對李慶全也很稱重。其時黃松軒住在廣州西關蘆排巷,那是一間青磚老屋,家中陳設很有棋趣,廳堂的壁上也張貼有繪製的對局圖形,都是黃松軒戰勝當時各地象棋名手的局勢。黃松軒有時邀請李慶全回家,款待周到,在日間下棋後,即留他吃晚飯,或者晚飯後繼續對局直至深夜罷弈,然後吃些“宵夜”才送客。他們的對局以黃松軒勝局較多,和局也不少。下列就是他們當時兩個和局:

這局棋李以當頭炮進攻,並躍出左馬,很快便取中卒,炮鎮中路。黃卻舍屏風馬以拐腳馬應敵。中局以後,雙方對於士象的運用與兵卒的爭奪,每有先棄後取和似後實先的含蓄著法,這是高手初遇時經常運用的穩紮穩打戰術。

 

這局棋以屏風馬應黃的先手當頭炮,並迅速躍馬邀兌,有意破壞黃所慣用的連環馬盤河局面。黃於是運用大刀闊斧,先棄後取,兌消子力,化干戈為玉帛。這是黃對勁敵慣用的“不求強勝”手段。從細微處看,李對寓攻於守的運用是十分成功的。

Categories: 散文雜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